[中國報·優學·青春blog] 國年路上的人

打算從留學生公寓搬出來,要處理的瑣事很多,于是到處去和我的中國朋友打聽情報。走進國年路的文具店,上海阿姨還在,依稀記得去年夏天她和我說了一個下午
的文革遭遇——她那一代人正是受到中國各種政策影響的人。

50年代出生的中國人,現在都是中年人了。正值求學的年齡遇上文革,那也是剛開始
建立許多價值觀的青少年時期,沒能很好地接受教育,還有上山下鄉。中年時期遇上中國經濟轉型,許多國營工廠倒閉,她被迫下崗。多災多難的年代。她叫我去網
上找《孽債》來看,說的是這樣的故事:當年上海知青上山下鄉時,在農村和當地人結婚生了孩子,結果時局變了就有機會回上海,但是只能上一個人的戶口,農村
里的家人沒法跟他們回上海。他們瞞著農村的家人,在上海重組新家庭,結果農村里的小孩長大了到上海找爸爸媽媽來了,才把真相揭穿。

上海阿姨
知道我要搬到附近,很熱心地給我提供意見,搬家公司的服務態度、各種服務的價位等等。

“捏面人的爺爺不來了嗎?好久沒看到他。”我問。

“天氣那么冷,最近黑貓常來,也快過年了,估計他不來了吧。”她說。


得秋天時遇見捏面人的東北爺爺,那時候我有好幾天連續去找他聊天。他說話帶點東北口音,他告訴我捏面人是北方民間藝術,來上海住在弟弟家,打算在上海發
展。說著說著,他已經慢慢捏好了一個關公的雛形,深青色的帽子和衣服,接下來準備捏關公的五官。我買了姜太公夫婦,那次我才知道姜太公是有老婆的。

“有
啊,他釣魚時他老婆給他送飯呢。”爺爺打趣說。

國年路上還有個賣光碟(DVD)的阿姨。以前她是賣電話卡的,每天就坐在路旁的小凳子上不停
地喊:“電話卡電話卡電話卡、電話卡電話卡電話卡……”騎著腳踏車經過的小伙子也會調皮地模仿“電話卡電話卡電話卡……”

后來,我發現國年
路另一端賣光碟的男人是阿姨她老公,才把他們兩人聯繫起來:“哦,原來你老婆就是以前賣電話卡的!路過的學生也喜歡模仿她。”

他笑說:“是
啊,有學生告訴我他們搞的話劇裡也有個整天在喊‘電話卡’的角色。”

聖誕節前夕,我看到一班學生在賣孔明燈,就和他們攀談起來。他們熱心地
給我介紹不同顏色和圖案的孔明燈,有聖誕節的、生日的、情人節的。

“如果你一個人放不起來,我們還會派一位帥哥幫你點燈和放燈。”男孩向我
微笑。

他們都是讀經濟的,自己想賣點東西賺零用錢,就去找廠家。但他們告訴我,讀經濟和賣東西沒有一定的聯繫。黑貓來了就躲。


從文具店出來,現在是下午三點多,天氣太冷了,每天只有一二度,捏面人爺爺、賣光碟阿姨、賣孔明燈的學生,今天統統都不在,學校快放假了,街上很冷清。我
想念國年路的熱鬧。


文章網址:

http://www.chinapress.com.my/topic/school05/default.asp?dt=youngblog&art=20100119yblog.txt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漫不經心 and tagged 生活記事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4 Responses to [中國報·優學·青春blog] 國年路上的人

  1. avatar wisegleam says:

    读这篇很有小城故事的味道,
    在异乡你写这篇感觉上有股特别的亲切。

    给这篇
    推。

    • avatar huiwen says:

      有個文藝理論叫接受美學,
      説明作者心裏想的、寫的和讀者讀的有差異,
      我想你的評論是很好的證明。
      你說它像小城故事,我還蠻驚訝的,
      呵呵,很有意思啊。
      在我内心裏,囯年路就是繁華的上海裏一小段很樸實的小路,學生區嘛,都很樸實,賣的東西價位也相對低。
      也許我是小地方來的,心裏還是對樸實的事物有著一份理所當然的關懷。

redoctober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