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中國報·優學·青春blog] 外地人

在上海這城市裡,有一大群人很賣力地在低層幹活,建築工人、修路工人……可以說,上海的發展,一部分是由這群“外地人”撐起來的。(由于歷史因素,部分上
海人有某種優越感,把城裡的人分成本地人和外地人。外地人沒有上海戶口,在辦理一些事情上有一定的限制。剛來上海,有上海戶口的人則叫新上海人。)


們所謂的外勞,在這裡叫做外來務工或者農民工,差別是,這裡的“外勞”都是中國人,通常來自上海附近的省份。馬來西亞的外勞,則是來自鄰近東南亞國家的工
人。

在北區校門對面修車的阿姨總是笑瞇瞇的,有著北方人的爽朗,我喜歡這樣的性格,喜歡她每天看起來都那么開心,她說這叫窮開心。她來自山
東菏澤,據她說是牡丹鄉,中國的牡丹花大都是這裡出產的。她1985年就來上海。問她有上海戶口了嗎?她說沒有,當年申請其實比現在容易得多,可是當時沒
想到要申請。

阿姨的故事很典型:她家鄉的人都務農,而務農很多時候只能自供自足,農作物就算要賣,價格也很低,賣不了多少錢。阿姨在上海掙
錢,把一部分收入寄回農村蓋房子,老了就可以回家住。

馬來西亞學弟告訴我,阿姨的修車站有提供搬家服務,而且價格比網上搬家公司便宜得多。于是我找她幫忙。

我和新屋友丁安魅一起從留學生
公寓搬出來。阿姨和其他兩個男生手腳很快,在很短時間內就把我和安魅的東西搬到麵包車(van)上。在開往新家的路上,我和阿姨的兒子閒聊。原來,阿姨在
農村里還有一個兒子,她說是超生的(即是在一胎政策下多生的孩子),要罰款。

現在超生要罰款人民幣1萬2000元,儘管如此,農村里還是很
多人願意超生。阿姨的兒子給我說一個笑話:有人問一個農民為什么寧願繳罰款也要超生,他回答,哎呀,錢又不能叫媽!

這句話我向國年路上賣文
具的錢阿姨提了,她笑言“真是經典!”我順道向她提起我第一年在上海的經歷。當時我走在路上,一位中年男人用上海話向我問路。

“對不起,我
聽不懂上海話。”我說。

“哦。外地人!”他很不屑地做了這樣的反應,然后便走了,留下我一個人發愣。

錢阿姨笑說:“那你跟他
說,對不起,正好差一個字,我是外國人不是外地人。”

我還說了一件事:我第一次去上海圖書館,回家時想問公交車站的位置,便問了書報亭的男
人。

“請問哪裡有公交車站?”

“哪裡都有公交車站!”男人不屑地大聲回答。

錢阿姨聽了哈哈大笑,說這人一定是
四五十歲的男人。

“對啊,正是!”

“不要說你,連我們上海人有時候遇到這種人,也覺得他們莫名其妙。”

所以,
自兩年前開始閱讀魔幻現實主義小說以后,我真的開始覺得上海是個很魔幻的城市,有時候想想這些奇妙的人與事,我還會自己笑起來。


文章网
址:

http://www.chinapress.com.my/topic/school05/default.asp?dt=youngblog&art=20100202yblog.txt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漫不經心 and tagged 生活記事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