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同文化背景的另類思維

在教中文的過程中,我常發現“不同文化背景造就不同思維邏輯”的現實例子。

(一)古人養豬當寵物?

話說有一天我心血來潮將漢字“家”寫在白板上,借題發揮,讓課堂有一些生氣,也讓他們看看漢字的奧妙(他們在課程中不必學漢字)。我告訴學生這個字讀ji<,是rumah,上面的“宀”是屋頂,屋頂下面的“ 豕”是豬,因爲古時候華人的家都會養豬。結果,班上的Syiham就問:“老師,mereka simpan babi sebagai pet ke?”(注釋一)

咳,真是笑死我了。我想都沒想過古人會養豬當寵物呢!O_o

這時班上有同學告訴Syiham說“不是”,還動手做了個宰割的手勢,Syiham才知道。

“Oh… Untuk makan.”他用若有所悟地說。(注釋二)

我笑著告訴他們這就是文化的不同,因爲華人是吃豬肉的民族,回教徒不吃豬肉,可能沒想到“家”字的豬(豕)是養來殺了吃的。

那天回到17區的住家,跟屋友四季講了這個笑話,她咯咯笑,還去告訴其他坐在飯桌前看電視的屋友,大家也都大笑起來。

哈,Ahmad Syiham,你的想象力真的很豐富。

又:我多此一舉地將那些簡單的馬來文翻譯一下……
注釋一:他們養豬當寵物嗎?
注釋二:哦,是要拿來吃的。

 

(二)報紙只拿來“看”,太浪費了!

一天我教他們“一份表格”,也另外告訴他們,報紙的數量詞也是“份”,所以是“一份報紙”,就像馬來文的senaskah suratkhabar一樣。

我說,在華語裏,我們是“看”報紙(tengok suratkhabar),不像馬來文般“讀”報紙。(membaca suratkhabar)

愛搗蛋的Syiham又來了:“哎呀,那樣真是損失呢!塊半錢的一份報紙只是買來tengok,沒有baca。”

 

(三)爲什麽是一“碗”飯?

我教《吃和喝》:一杯水(secawan air)、一碗飯(semangkuk nasi)、一盤本地水果(sepinggan buah-buahan tempatan)。

“這些杯啊、碗啊、盤啊,在這裏都可以當作數量詞(penjodoh bilangan)哦!”我說。

“老師,kenapa nasi guna mangkuk?(注釋一)”Syiham問。

“Kerana orang Cina makan nasi guna mangkuk!(注釋二)”坐在我面前的Fahizah轉過身告訴坐在後面的Syiham。

受英文教育的林玉玲醫生也向Syiham補充說明,據說用碗盛著的飯比較好吃。

我做了個拿碗的手勢,拿了兩枝白板書寫筆當筷子,告訴他們華人拿碗和筷子都有一定的方式,(這時有人小聲說,看老師表演。)順便告訴他們拿碗的手勢叫“龍含珠”,拿筷子吃飯的手勢叫“鳳點頭”。

“看,像不像‘龍含珠,鳳點頭’?”我做了吃飯的動作。

噢,請原諒我的翻譯。我勉強用馬來文將它們翻譯爲“Mutiara dalam mulut naga, phoenix menunduk kepala”。(還有點押韻嘛,嘻嘻。)我初時連珍珠叫mutiara我也忘了,還問他們英文“pearl”馬來文叫什麽,“mutiara”這個字眼是他們提示的。

我這麽翻譯,不知道他們能領會我心目中“龍含珠,鳳點頭”意象的美感嗎?

注釋一:爲什麽飯的數量詞是“碗”?
注釋二:因爲華人用碗裝飯嘛!

 

 

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我們來說華語 and tagged 生活記事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