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德文,培養同理心

從今年3月中開始,我和同事到外交部學德文。除了學習新外語,我們其實也從德文老師Christine那兒學到一些教外語的技巧,更令我們意想不到的是,我們還在學習德文的過程中,培養一些同理心。

由於我們在工作場所中所教導的都是最基本的會話,一切從零開始,身為native speaker的我們有時不太理解學生的學習感受與難處。就拿我來說,我最後一次學習的外語是在大學的時候,大約是2年前的事了,由於當時是全職學生,在學習方面的專注力相對於現在自然是比較強的。我大一修過一學期的葡萄牙文,覺得發音、語法都還不會太難;大二第二學期和大三第一學期修韓文,由於韓文和中文有許多相似之處,加上老師偶爾會寫出漢字,一些單字的意思不用費唇舌解釋我們就自然理解了。對我而言,唯一較難的,是韓文的語序。

然而這些所學過的外語現在幾乎忘得一干二淨了。= =|||

話說回頭,工作以後的學習能力似乎比學生時代差了些,我覺得德文對我來說就像外星語言一樣,尤其是發音部分。我好不容易才揣摩了正確的發音,有時下一堂課又忘了。另外,要掌握全新的生詞,現場即席發揮會話功能,如用德文自我介紹等等,真的使人冒冷汗。這時,我忽然理解我的學生為何總是發不好中文裡的一些音,為何常常在要求他們即席發揮時會面有難色,為何在念較長的中文句子時會不流利。比如“我們去吃飯”,我聽起來總覺得他們有什麼障礙,後來看到向來對語音有研究的一位同事跟他們說:“挺難的哦?‘去吃’、‘去吃’連著講。”我才知道發這些音對他們來說都很不容易。我知道對non native speaker要有很多的耐心,但有時心急之下還是會有不耐煩的情緒。我和同事一起學德文,都覺得有時在教學過程中會不耐煩,因為要重復許多對我們來說太容易的教學內容。

我不禁在想:“不知道Christine會覺得悶嗎?要教我們這些,對她來說是非常簡單的內容?”

同事反問:“那你教中文時會覺得悶嗎?”

我回答:“有時還是會的。”

他說:“那她或許也會吧!”

所以,現在上德文課,已成了一種提醒,它提醒我:非華人學中文,心情就像你現在學德文一樣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我們來說華語 and tagged 生活記事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