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廣州行] 夢裏的鄉音

圖說:上下九步行街的一條小巷。

來到廣州,我想起初識KK時的情景:我和馬國人YC不知怎麽回事課後在班上飆了幾句廣東話,KK很高興地說,聽到你哋講廣東話,真係好親切啊!

到了白雲機場聽見一些空服人員在說粵語,確定自己來到了廣州。上了巴士,我通過廣播和電視廣告見識了粵語的影響力,於是我才知道在這裏普通話、英語和粵語是可以並存的。

我們被安排住在粵僑賓館,芬姐到了不久便在外頭與她的廣州網友會面,回來後她很興奮地對我說,你一定會覺得很高興的,這裏的人都在講廣東話!在粵僑賓館吃了午餐、參與了團康、見了領事,剩下一個多小時的自由活動時間,我匆匆忙忙洗澡、換好出席晚宴的服裝,便和芬姐在三元裏搭地鐵到中山大學走一趟。我身上穿著具有一些馬來風格的長裙——橘色並有些繡花、圓領、長袖、過腰的上衣,左腿有點開叉的橘色長裙,跟街景似乎格格不入,芬姐故意用馬來話笑我,人家都在註視你呢。我環顧四周,說她太敏感,根本沒人註意我。

步入地鐵站,芬姐分析她眼中的廣州人——比上海人矮小、走路步伐沒上海人快,打扮呢,和大馬人一樣樸素。地鐵來了,廣播裏竟然還有粵語的,芬姐說她剛才出去一趟也覺得新奇,連上海的輕軌站都沒有上海話的廣播呢,粵語竟然可以在公共場合大行其道。我們坐在地鐵的座位上談論廣州人,覺得他們比較含蓄,然後覺得他們的精神面貌和大馬華人很像。

站在我們面前的三個女孩在講潮州話,我和芬姐仰望頭上的路線牌,討論著什麽時候會到中山大學。一位女孩用潮州話跟她的同伴們說,她們要去中山大學。我和她搭訕,你們在講潮州話嗎?

是啊,我們在講潮汕話。

芬姐笑說,我也是潮州人,聽得懂一部分你們說的話。

你是潮州人?那你應該聽懂全部才是。

我們是馬來西亞人,第一次來廣州。我說。

女孩高興地說,啊?你們是華僑。

然後我們熱烈地談了起來,芬姐告訴女孩她的祖籍是廣東普寧。女孩問,那你回過去嗎?芬姐搖頭笑說沒有。接著女孩追問,你不好奇嗎?

我和芬姐都覺得她很可愛,是的,我們當然好奇啦。

後來女孩比我們先下車,很高興地和我們說再見。芬姐說她熱情,像大馬華人一樣熱情。

結果我們匆匆忙忙在中山大學附近走了一圈,又匆忙地要搭地鐵回三元裏,最後當然來不及,我們自己搭地鐵到中國酒店參加晚宴。不過我們心裏是高興的,因為我們搭地鐵略略看了一下廣州的眾生百態。

第二天的一日遊,有個地方叫上下九步行街,那時發現幾乎全城都在說粵語。在人潮洶湧中,我可以聽懂每個和我擦肩而過的路人所說的話,突然間覺得很感動,因為感覺到自己是這座城的一份子。我怡然自得地用粵語買東西、和店員講價,沒有人懷疑我是外國人,我心裏沾沾自喜。

於是我明白,語言的力量,和親和力息息相關,一座城的人群說著你不熟悉的語言,也營造了一個陌生的氛圍——你永遠只能是一個旁觀者,冷冷地觀看眾生百態。但是過久地在一個處處事不關己的地帶,會形成一種孤寂,這似乎違反了我的性情。而廣州的氛圍,恰好喚醒了我心中內在的一份熱情,那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熱情。

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漫不經心 and tagged 生活記事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