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如我會畫畫

即使是寥寥數筆,都是那麼傳神,你在Facebook畫了一棵聖誕樹和一個雪人,我很喜歡。我在迷高木直子,那個《一個人住第五年》的女子,我因為這本書而喜歡她,我們都是在外的游子,我在外生活快進入第七年了啊。她的繪本,都是樸素的畫,最平常的生活記錄。我昨晚在想,有時我只想紀錄一個難忘的畫面,不用勞師動眾,花費一番筆墨,用繪畫來表達,會否好一點?或者我只想表達和釋放一個虛無縹緲的情緒,用音符來表達,會否好一點?我這時只想畫畫,可惜我不會,我只有一支筆。

假如我會畫畫,我想畫下那晚我坐在摩托車後,看吉隆坡星光大道的火樹銀花。

假如我會畫畫,我想畫下幾天前風吹起時的銀杏葉落——風抖落滿樹的金黃,金黃化成碎片,雨般地飄下。

假如我會畫畫,我想畫下一個小女孩用她明亮的大眼睛凝視遠方。

假如我會畫畫,我想畫下一對男女深情地擁抱。

可惜這些,我都畫不出來了,只好把畫面擱在這裡和我的腦海裡,期待有一天會在別人的畫裡邂逅他們。

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漫不經心 and tagged 生活記事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