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熱帶人的秋冬告白——記07年秋冬

呼……我呵出白白的水蒸氣告訴朋友:我來了這裡,天冷就喜歡玩這游戲。然後又繼續往空中吹氣,看著嘴裡吐出的白煙消失在空氣中。朋友說他小時候和其他小朋友也這麼玩的——冬天的時候,城裡有些地方比較冷,他們會嚷嚷:看,我抽煙哦,看,那麼多白煙冒出來……

一、 從浮躁到快樂的過程

今年秋天,天冷得很突然,暑假結束後回上海,天還是熱的。一天早上醒來氣溫突然降了很多,不久後我便病了,像去年一樣折騰著感冒。要命的是每晚1.30左右咳得厲害,接踵而來的是氣喘,沒辦法一口氣上到五樓我家,沒辦法做深呼吸。我對校醫院早已沒了信心,去年是吃長海醫院的消炎藥好起來的,但我家對面的藥房阿姨態度惡劣,問她有沒有消炎藥還對我啰裡啰唆嘰嘰喳喳說了一番沒建設性的話,我病了心煩覺得被人欺負,覺得這城市的人超級浮躁,於是我一聲不響便走了。

網上遇見猴女向她訴苦,順道罵了一下那無聊情緒化的藥房店員,收拾東西准備到長海醫院。說到長海醫院,就診前還是要受一肚子氣,排隊等掛號又再像往常在外一樣,會有莫名的阿姨插隊擠上前。我忍不住罵“麻煩請排隊好嗎?”那人含糊地編了個插隊的原因,說明自己是特殊情況,假裝東張西望,隨便往遠方一指,說,小姑娘,那邊還有位子,你到那邊去排吧!我心裡氣得想咬人,不當一回事繼續站在原來的隊伍直到成功掛號。上一次去的是一樓急診,這次是二樓的門診,我不清楚就診的程序,摸索了一陣,中途有一次錯誤地到一個櫃台准備先付錢,結果發現是就診後才付錢的,工作人員告訴了我,旁邊的人聽到了還對我的錯誤指指點點(也不是第一次了,之前也遇過類似的情況),我知道這是這城市的人的生活態度和文化,早已漸漸習以為常,雖有不快但也不計較這麼多了(沒辦法計較啊)。

門診要關門了,好不容易輪到我,診斷出來,女醫生說,小姑娘,你哮喘了!接著開藥,給了我一些叮嚀,然後我付錢、拿藥、回家。

我在馬來西亞沒有哮喘病,來了上海卻患了哮喘,開始擔心哮喘會跟隨我一輩子。鼻子敏感導致鼻塞,沒辦法靜坐專注呼吸。上網詢問,有人捎來訊息,還有人安慰我,說奧運選手到了中國某些空氣指數不好的地方,也有出現身體不適應和哮喘。我看了,開始覺得我的哮喘應該也是他說的狀況之一,心也安定了一些。

又是好不容易吃完了很多的藥,病才好。同門這學期選了游泳課,建議我選個運動來鍛煉鍛煉,她說學游泳以後人變得精神了,鼻子也好了。

不然你去跳操吧,就在學校裡。她說。(按:跳操就是aerobic。)

為了我的鼻子著想,不久後我上網買了光碟就在家跳操,結果不僅是鼻子好了,不怕冷了,也不感冒了,並且人還變得比較容易開心,這是我最喜歡的收獲。人家說Happiness comes before success,我想是對的,結果就這樣延續了我的跳操活動。

二、 泛黃的秋色

身體變好以後,才可以真正感受到秋天的美好。我告訴猴女,我現在才知道原來秋天是這麼涼爽的!她覺得我很好笑。我覺得一點也不好笑呢,還覺得有點可悲——之前我只是肉眼看到秋色和秋天的街景,卻因為常感冒和怕冷而不曾“感受”過秋天。

這學期報了明清小說專題,因為好幾次都是兩星期一份作業,我提早開始了我這學期馬不停蹄趕作業的生涯。一次閉關幾天出來,發現南區街上的學生穿著都變了,開始意識到真正的秋天終於來了。上海的秋天是迷蒙的,常有微微細雨,雨後空氣裡有很重的霧氣。幾天沒出門,在朦朧裡看著突變的街景,尤其是人們多樣化的秋裝打扮,並且人們的動作也變得稍微緩慢而優雅,學生們徐徐地騎著腳踏車,穿著黑白格子風衣的年輕女子提著黑色皮包在街上走著,我感受著微涼的氣候,看著如此的街景,突然有種感動。

這時候小區路旁的銀杏樹漸漸掛滿了金黃色的葉子,風一吹,金黃色的碎片就會飄下,撒落一地。一天晚上,我在樓下的清真餐館吃晚飯,餐館已接近打烊,一名戴著白色小帽子(馬來西亞人叫songkok,宋谷)的小男孩從外頭回來拿餐點,准備再送一批外賣。我吃完走出店鋪,小男孩剛好回來,准備把腳踏車停放在店外,看到我,微笑著說,吃完啦?我笑笑答吃完了。街上涼爽而安靜,如此小問候讓我心生暖意。

2007.12.2,大概是三天後的下午,我在我家對面的店裡吃午飯,那天風很大,一陣一陣地吹落金黃色的銀杏葉。我安靜地望去璃櫥窗外,欣賞這難得的風景,這時幾天前的小男孩剛好在外走過,朝我揮手而笑,我也同樣向他微笑揮手。滿街的金黃、小男孩燦爛的笑容和紅紅的臉蛋讓我心生歡喜。

我給LS發短信,說秋天來了,街上的銀杏樹都是金黃色的。

她問我,要是有學問的中國人看到了會覺得悲哀,你有麼?

我回說,沒有,我反而覺得很高興,這代表我沒學問,哈哈。

她說,哈哈,不是沒學問!而是健康和年青,氣死老先生嘍。

xxxx

2007,從秋天過渡到冬天,我都不再感冒了。熱帶的孩子,終究還是真正適應了有四季的國度。冬天來了,我喜歡看自己吹出來的氣,同門SL從小習以為常,對此不以為然。然而我還是自得其樂地朝空中吹氣,直到寒假回馬來西亞。回國前,上海開始下了雨夾雪;回國後,據說上海下了罕見的大雪;農歷新年以前中國發生雪災,我在熱帶喜歡在網上天天問還在南京的熱帶人當天冷不冷,穿多少件衣服,想像北國的寒冷農歷新年。

許久沒有為自己寫作了。謹以此文送給過去的2007和現在的2008,以及剛過完年、剛開學又回到上海打拼的自己。

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漫不經心 and tagged 生活記事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