魂·幽靈(獻給猴女)

應該是和死人打交道太久了,我身上開始有了幽靈味。

我還是個實體,並非透明,但是我喜歡虛無缥缈的東西,包括喜歡一些可以帶領我逃離現實世界的音樂和書,飛翔的感覺讓我得以暫時忘卻人間的憂苦。

後來我開始影響了他人而不自知。2008年歲末我和猴女笨大俠們去唱K,唱了首《One night in Beijing》,猴女嚇死了,MTV裏唱京劇的女子像是隨時會從電視裏飄出來,而不是像《午夜凶鈴》的貞子從電視裏爬出來,飄出來畢竟是出其不意,讓人措手不及啊。

那晚我果然倒黴,不小心在沃爾瑪被仙人掌刺傷了,一盆仙人掌憑空從天上掉下來正好砸到我身上,讓我欲哭無淚。沒辦法啊,one night in shanghai,我留下許多情,嗚呼哀哉……

有時候不得以閉關太久,極其孤獨,只好想象書中的人精神上還留在人間,只要我繼續閱讀,他們的魂就會複活了。久而久之,我就把魂和人混淆了。我是水瓶女,猴女喜歡說我四海之內皆兄弟也,水瓶女無法辨別男性朋友和男朋友之分。現在我最大地體現了水瓶女的特點,我連人和鬼都分不清了!

我特別喜歡“天上人間”四個字,人可以飛上天,神仙也可以落入凡間,沒有隔閡是件很美好的事情。然後有一天為了和猴女相互鼓勵,就在MSN寫上:“天上人間,千年的魂與我們心連心,短暫的黑暗阻擋不了永恒的美麗。”我沒想過會不會再次嚇死她,我只希望把最美麗的東西給人。

在馬來亞大學念書的時候,是個很美好的時光,現在我覺得不懂世事的人未必愚蠢,反而有種簡單的快樂,就像當年。為了和猴女分享當年的記憶,我介紹了《改變1995》給她,說到這首歌是黃舒駿寫給他死去的朋友的。

她憂心忡忡地說,怎麽你喜歡的東西都和死人有關系啊?《One night in Beijing》和《改變1995》都是在和靈界的朋友對話!你不要再嚇我了好不好?我現在讀死人所作的詩歌,還有死人作的遺文和吊喪用的訃聞。

我道,是啊,不要忘記我們還有通靈者(那些做注解的人)。

猴女道,怪不到搞到我那麽迷信。

可是萬聖節都過好久了,我又不能扮鬼嚇猴女,只能弄些有的沒的來唬人,然後繼續和死人打交道。

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漫不經心 and tagged 生活記事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One Response to 魂·幽靈(獻給猴女)

  1. avatar wisegleam says:

    One night in Beijing
    厉害~*

    (这首难度很高…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