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戴了有色眼鏡

最近一個月看點古典詩詞的演講集,我有時候會懊惱。

我還沒有進入狀況,或者進入不了狀況的時候是這樣的:我會對那些傷春悲秋的情緒厭煩,熱帶人沒有這些情緒,我們一年365天都陽光普照。詩詞裏,那些對人生的無奈與傷感,我讀了會憤怒。我的成長環境告訴我,人要“accountable to yourself”,姑且翻譯為“要為自己負責”吧。特別是因為制度和環境的無奈,要集合大家的力量想辦法爭取,爭取到了也利益下一代啊,而不是整天認為自己是個受害者,一個人在暗地裏悲戚。女性的哀怨,我會生氣,幹嘛受害者的心態又出來了?

我是在民主社會長大的現代人,我本科的時候副修女性主義,我看事情時有兩副隱形眼鏡,一副是“民主”,一副是“女性主義”。

可是書裏的人是古人啊,沒有那些觀念。我摘掉那些眼鏡,一切不一樣了,我走進了書的世界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漫不經心 and tagged 生活記事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