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貪圖一點美感

課業以外、論文以外、文藝理論以外,如果一切回歸到最單純的讀書的感覺,我對古代文學的喜愛,恐怕只是因為那早已不在現實裏存在的美感特質,包括文字本身、意境、情調、風格,尤其喜歡那溫婉與含蓄。

初到上海時,我和導師說,我喜歡小區裏每天傍晚的民眾提醒。是這樣的,那時,每天傍晚大約七點半,小區裏會有個男子騎著自行車,車上掛著一個喇叭,播報這樣一直重復的訊息(我只記得一個大概):居民們,為了安全,請記得 關上煤氣,記得關好門窗防盜……

異國情調嘛。導師答。

也許這樣就有點上海的感覺了。以前芬住的小區是用上海話播報的,我只記得第一句話是“夜裏好”,從那時候起,我就學會了上海話的晚上好。

異國情調是一種朦朧的美感,一個遠離你原來生活場景的陌生感。因為你不認識這個地方,一切的風景在你眼中只是單純的風景,你在這地方沒有任何的故事,你只是靜靜觀望。我覺得,靜靜觀望的姿態,會讓一切頓時緩慢下來,美感就這樣湧現。然而在一個地方久住,異國情調也消失了。很多時候,異國情調和美感只在書裏,屏著呼吸進入文字的世界,節奏比現實緩慢許多,文字裏的人款款來去,一舉手一投足也是美的。

想想,走出書本,偶爾現實裏也會瞬間的驚喜。

例如有一天下午走在國年路,路上很安靜,小區傳來二胡聲,路上的氣氛馬上變得不一樣了,活了起來,看著路旁整排的法國梧桐,以及幾個行人,感覺很好。走過小區門口,是個穿著藍衣的師傅在拉二胡,我有種想進去感謝他的沖動。

例如有一個夜晚走在國順路上,是個涼快的天,我無意間擡頭,剛好看到路燈和梧桐樹葉光和影的交錯,映照在樹幹上,樹幹是白色的,外加許多成塊的綠。我想起水彩畫,有點懊悔為何不帶相機出門。

而作家就把點點滴滴的美感匯集和凝聚起來,化為文字,以饗讀者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漫不經心 and tagged 生活記事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